恐怕是个假清莲

沉迷第五基佬

『兰香·引』

·是我就是我 之前那个想日暗香小哥哥  本次cp为少林x暗香
·哈哈哈哈哈我一定是有病想日自己儿子
·普度苍生x沾满鲜血
————————
月黑风高之夜,正是杀人之时。
暗香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弓着后背附下身子在他家别院窗棂之下,极为耐性的躲避着守卫倦怠的视线。
他已经待在这里一炷香的时间了,正值夏末,在他从小长大的地方的阴冷不同,自是受不了这种酷暑的煎熬,但是他清楚,当刺客的必须学会隐忍。
转眸间暗香用极好的视力瞥见守卫叮玲桄榔举着他的金链刀走远,侧身十分敏捷的翻进这名官员的房内。
这是上了红榜之人,暗香并不清楚他生前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他也不想知道。师出一个鲜血淋漓阴暗的门派,生而为人的那种慈悲早就已经被生死别离血海深仇或是一曲凄婉悲恸的哀歌磨灭的干干净净。手起刀落,那可怜的官员在一瞬间睁大了双眼,却没能看清月色之中暗香的一抹衣角,连半分话语都未叫出声,那双浑浊的眼睛便空洞的望向不知何处。暗香漠然的拔出他锐利的匕首,溅起在黑夜下凝成的深紫色,轻巧跃过喷洒的地方,他边把匕首插回刀鞘边翻出半开着的窗,略施轻功飞上屋檐,又像寒鸦般孤独远去,消失在一片夜色之中。




“暗香师妹——!”暗香还没走到师门前,师姐携着同他一样一身的兰花香便扑过来,急切的关心道,如果忽视她奇怪的称呼。暗香有一些无奈的动了动嘴角,他看得见师姐眼底的关怀还有门前守护的女子冲着他一脸亲切的样子,暗香实际上是满足的。江湖人人都传暗香门派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用一句句陈词滥调去描摹世人眼里丑陋污浊了的表面,谁又不知这里是最为仁慈的地方,是他真正的家。暗香什么都明白,这里收养了多少个落魄凄冷的女子,让她们得以修炼剑术,习得守护自身的本领,这里不是幽魂恶鬼所长居之地,虽终不见天日却从不虚假。

“有事吗?”暗香垂下头,露出师姐芊芊玉手描鸾刺凤送他的抹额,边上一条紫色的流苏随着阴冷的风荡起。
“啊呀也不算多大的事情,近几天华山那小子冲我炫耀惊鸿街上的糖人,我看着金灿灿漂亮得很,所以——”
师姐笑眯眯的交叉了自己的双手,

“我的好师妹给姐姐带一个吧!!前段时间不小心把兰花先生的兰花采了给了云梦那姑娘,先生让我不能出门给他种兰花,真是太气人了!”师姐娇嗔一声。

暗香挑挑眉,边走边说道,“如果师姐不那么叫我到也不是不可以。”

“求你啦——就当是为了这个的谢礼?”师姐指指他的头。暗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师姐聪慧的知道事成了,留下一句谢谢我的小师妹就去云梦闲逛了。

暗香依言的举着一板亮晶晶的糖人走在人群熙熙攘攘之中,繁华的街上有两三孩童嬉戏,有四五妇人调笑。走神之际,撞见一位身披袈裟手持佛杖之人,檀木佛珠圆润平整的冠在颈上,高大结实的身板使暗香不得不抬起头看他。
“这位施主小心些,”和尚挪动了一下自己的佛杖,看向距离有些微妙的姿色颇为艳丽之人,暗香很讨厌这样的姿势,换句话说,暗香很讨厌僧人。
就像长久的像几只腐烂的苍蝇般盘旋在他自家门派里的和尚一样,半懂不懂的学识和庸俗的见识,仅凭外人只言片语便认定暗香他们的劣迹与罪恶,甚至妄言道要洗尘他们的罪孽,解救被兰花先生禁锢的灵魂。
暗香不着痕迹的鄙夷了一眼,转而换上无悲无喜的态度,平淡的道歉,转而又后退一步,想要转身离开之际,后面的和尚沉稳的喊了他一声。

“施主且慢,”他步履稳重,一举一动伴随着清脆的敲击声。

“我自知是无言干预施主,但还谨记行事需以慈悲为怀,居天下之正道。”

暗香实际还是有些惊讶的,他已经准备好要被一阵言语的讽刺,手中已然运气,却未曾想到和尚仍看着他,说出这等算是嘱咐的话语.

和尚佛杖轻敲地面,发出厚重的响声,浅浅的鞠了一躬便告退。

暗香看着手中有些化了的糖人,眼睛却像化不开的浓墨。

————tbc.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