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是个假清莲

随便叫啦——?

「痴极嗔极」好像该四了

·本文cp为双扇组(妙手白扇x洛阳扇)
·不敢水了orz但是没忍住
·本篇西域三傻出没注意避雷!
·貌似有一点点无剑x越女
————————

无剑搂着新来的越女叽叽喳喳的说着些什么,两个小姑娘手中拿着江南糖铺子里靠着妙手一顿说辞顺来的糖人,你一口我一口甜甜腻腻的吃着,越女剑水灵灵似得眼睛同无剑笑的开心。

密宗金轮全身上下弥漫着我最高贵的气息,他使唤不动洛阳扇也不敢使唤新来的四花,清咳一声转而让不受待见的金刚降魔杵背着一大块行李。

为什么西域三傻就他无剑不喜欢呢?

无剑满眼的悲戚,晃晃神想起当年怼冰魄银针和浮尘那关,被冰魄毒的死去活来,自己又非得不行,当时只练了西域三傻外加一个金玲索,没得办法就只好连着冰魄一块杀,每次都快最后一击了,傻杵子愣是原地不动了好几个回合就是不干架,被剩了一口气的银针十分女王的活活毒死,无剑当即怒火攻心,两眼一翻倒地休克。

事后,无剑气冲冲的找杵子兴师问罪,这傻孩子叹了口气,眼睛里盛满悲天悯人之情,说:

“善哉善哉,我佛慈悲为怀。”

于是无剑当即把他换成第二部队,找了一副墨镜才敢把一身金灿灿的密宗金轮换上来。

话说回来,金刚降魔杵抹了一把头顶的汗水,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好友那伽一边唱多冷的冬天蛋蛋大一边拿着蛇乱舞的美好日子,他辛酸的抱起自己的本体蹭了又蹭。

洛阳扇惬意的迷上眼睛享受着温柔的微风,撑开自己的扇子也轻轻的跟着扇,步履轻盈,被突然映入眼帘的干净的白色扰了雅兴,洛阳公子微微侧头,瞅见那人温润的眉眼,总是挂着一副似笑非笑波澜不惊的脸庞,带着好听的笑腔,有着江南满眼盎然的花花绿绿突兀的白色。妙手白扇的目光一下子跟着他一瞬间对视,惹得小公子的耳根染上一层薄薄的绯色,他便不假思索的扭了回去,留给妙手白扇一片金的耀眼的头发,白扇忍俊不禁的轻轻笑了几声,落在洛阳扇心上痒痒的,恼羞成怒的把扇子抬高遮住自己红透的耳根,嗔道:

“笑什么笑!”

妙手看着孩子气的蒙古青年,戏弄之心涌上来,他还以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被公子好看笑的。”洛阳扇身形一顿,挺起自己胸脯撇了白扇一眼,轻哼一声,“算你有眼光。”赌气的往前大步走了好几下,与身后的医者拉开距离才算作罢,妙手白扇无声的笑因为这个小动作再也崩不住。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