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是个假清莲

随便叫啦——?

「痴极嗔极」三

·本文cp为双扇组(妙手白扇x洛阳扇)
·今天的我非得连洛阳扇都没有
·接上文啦
·密宗金轮出没
——

洛阳扇拧着脸打着剑玉。
来蹭经验的妙手白扇带着笑腔专门移过去问他,“公子这段时间为何情绪不振?莫不是来了……”

洛阳扇一扇子踩死一个魍魉,头都不扭没好气的问,“什么?”

妙手白扇高深莫测的挑开嘴角,“月事?”不出意料的他看见蒙古青年攥着拳头,按下突突跳着的太阳穴,忍住了想一扇子糊过去打死队友这种念头,给妙手白扇留下一个挺直的背影,紧咬着牙关,“那还不是拜你所赐!”

“哦呀哦呀,公子言重了,”妙手白扇笑眯眯的撑开扇子,“在下还当真没有这种能力。”

就像一股蛮劲怼在棉花上,洛阳扇心中全部的怒气都撒在无辜的魍魉身上,把一旁的密宗金轮吓的不敢过去叠buff,他看见妙手一直用暗中注视着发了狠劲的洛阳扇,蒙古来的骑马好手身姿轻盈,一扇子过去掀起一阵凛冽的风,一袭干净的白衣人眯了眯眼睛,密宗金轮默默收回了给看起来貌似很正常的妙手叠个buff的想法,全程蹲在角落,不去打合击的可怜辅助被魍魉怼的声声喊着可恨呐,洛阳扇跃下空,回头看了密宗一眼,心情突然豁然开朗的冲着阳光明媚的扬起一个笑容,心想着小破轮子你也有今天,蓝的晶莹的瞳孔被折射出绮丽的颜色,眼角的殷红更甚,眉眼弯弯的撑开自己扇子脚尖打个旋转而又投入了战斗。

这微不足道的小动作被妙手白扇全部看在眼里,他就这么如此难得的楞在原地,直到战斗结束,直到洛阳扇抓着一把剑玉甩在他怀里,丢下一句“草民要不要认本公子做大哥啊?”就昂首挺胸的走掉了,妙手白扇捧着一堆剑玉,扇生第二次愣住,随即绽开一个再也不是礼数疏离的微笑。
——tbc

评论(7)

热度(22)